展览公告|市场信息|展场纪事|北京文艺网画廊|现场传真|美术评论|美术访谈|经典导读|创意设计|美术先锋|理论家专栏|美术星空|美术家|微热点@|美术学院

世界杯体育投注平台

2018/10/09 14:41:56 来源:艺术与设计  
施德明 是设计界的知名人物。他与杰西卡·沃尔什的结合,只有六年的时间,就像是新婚夫妻的二人,在2012 年于纽约设立了工作室之后,便一起共事,迎接未来新生活。

7.jpg
ARTZ,施德明沃尔什工作室(Studio Sagmeister&Walsh)


  施德明(Stefan Sagmeister) 是设计界的知名人物。他与杰西卡·沃尔什(Jessica Walsh) 的结合,只有六年的时间,就像是新婚夫妻的二人,在2012 年于纽约设立了工作室之后,便一起共事,迎接未来新生活。从设计、展览、书籍、印刷、商业到影像制作,涉及的领域之广,无不展现出“一加一大于二”的合作关系。


1.jpg
 Aizone Campaign FW15,斯蒂芬妮·戈诺特(Stephanie Gonot)


  单是施德明一人本就足以让人惊叹。所以在新工作室成立时以裸身形象出发,自然引起了社会评论。然而在社媒病毒式的传播下,这一次的重施故技——一如施德明在 1994 年首次为了宣传工作室成立而将裸体照片寄出去——却迅速地失去时效性。要知道,裸体早就是施德明的招牌动作,尤其在 1999 年为底特律 AIGA 分会设计海报时自贱式地在身上刺上活动讯息,更是成了他的事业高潮。而沃尔什的加入却似乎为入行超过 40 年的施德明带来一些理性,当然,但这并不表示其新奇感就会荡然无存。


2.jpg
《时代》杂志(NY Times Magazine),阿伦·菲尔基(Aron Filkey)


  从一开始,新工作室的操作手法就是让沃尔什来监督客户群,而施德明则专注于自创项目。这样一来,施德明也才有可能策划如基于快乐或美的设计特展,或跑去拍摄纪录片《快乐研究所》(The Happy Film)。 但如果实际需求出现时,两人都会互相帮助。这样的分工至今仍然没变。他们解释说:“在核心上,我们俩都有兴趣为任何设计问题提出最强的概念,然后以最好、最明智和最美丽的方式执行它。”


3.jpg
Aizone 09-14,亨利·哈格里夫斯(Henry Hargreaves)


  或许这种关系让业界质疑的部分莫过于以《40天约会》(40 Days of Dating)网站和书籍成名的沃尔什。虽然她在 2010 年才成为施德明的员工,但却在一两年间负责过 Jay-Z、巴尼斯精品店和现代艺术博物馆的案子。其中让人印象深刻的,有为《纽约时报》杂志设计的“Resist”封面:以特朗普总统上任后出现的 Pussy Hat 帽子为灵感,将同色布料裁剪成“抵抗”字眼,既抢眼亦草根。而为李维斯设计的牌则通过不断转动的齿轮,重建出“我们都是工人”的字体而让一般平面媒介有了新意。所以两年后,当施德明邀请她成为合伙人时,她欣然接受,她当时只有24岁。


4.jpg
《无滤镜》(No Filter),莎拉·霍普(Sarah Hopp)、艾米丽·西姆斯(Emily Simms)


  “练习假装,直到成功为止。”她强调说,“在职业生涯早期,如果有人要我做一些我不知道该怎么做,但依然想要做的事,我会说‘好的’,随后才研究怎么去进行。如果你运用常识,坚持不懈,并物尽其用,那么任何任务都不难。”对于向来偏爱团队合作的她,更喜欢与其他员工交流。如今只要有好的概念,不管出自于谁,她都会采纳。


  这些概念的选择,也在一场正上演着的回顾展中被揭开——展览的最大焦点虽然是一个由超过一万种五颜六色的虫子所组成的“Beauty = Human”装置,但展览其余的70多件作品更是无形中彰显出施德明在脱离裸体概念之后,与沃尔什一起寻找到的新“美”学呈现。


5.jpg
“底特律 AIGA 分会”(AIGA Detroit),汤姆·席尔利茨(Tom Schierlitz)


  “几百年来,美的概念已经声名狼藉。”施德明说,“大多数知名的设计师都声称已对它不感兴趣。美,在心理层面上的转移,也促使人们在设计日常物品时逐渐减少对它的追求。”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将早前策划过的作品进行展示,目的是为了证明:“美,不只是一种肤浅的策略,而是人性的核心部分。”


  就像工作室所负责的大量形象设计——这是沃尔什自称最拿手的部分——已不再仅仅是哗众取宠,使用一些抓眼球的伎俩。为印度最大与最古老的芒果汁品牌 Frooti 设计时,让芒果跳呼啦圈,或让产品成为小小人物的背景,带领观者进行快乐的情绪化的视觉之旅;而对待“对不起,我不懂得过滤想法”(Sorry I Have No Filter)的策划,则是以充满挑畔性的平面设计和产品来支持 Ladies, Wine&Design 这家女性主义平台,强化创意女性的平等地位。


6.jpg
“李维斯牌”(Levi's Billboard),施德明沃尔什工作室(Studio Sagmeister&Walsh)


  除了美之外,还有最不“施明德”的作品——渣打银行的设计,将和保守(社会意识)相关的字眼,化作不同的字体和形式,出现在亚洲、非洲和中东国家的场景里——这虽然彻底脱离了工作室著称的亮眼设计,但却回流到当初以字体做主的风格,不禁展现出新工作室的多元性。


  施德明和沃尔什眼中的美,就是希望我们去拥抱所有的人性,即便我对其“设计”并不苟同。

  原标题:坦荡荡的美,就是人性:施德明和沃尔什的“设计魔法”


  (编辑:杨晶)


注: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,均为原作者的观点。凡本网转载的文章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文件资料,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。

扫描浏览
北京文艺网手机版

扫描关注
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

返回首页
地址∶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:100028 电话∶010-69387882 传真∶010-69387882
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:071051 电话:0312-3199988
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:91110105802944599P
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: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